于增华律师介绍


        于增华律师现为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执业以来办理全国范围内的城市房屋拆迁、房地产与建设工程、集体土地征收、商品房买卖合同等诉讼和非诉案件。先后担任多家房企和私人的常年法律顾问,为客户提供专业、高效、全面、细致的法律服务,具有优秀的律师执业道德和出色的专业水准,在处理案件过程中,能权衡利弊,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利益,细心、诚恳、热情、专业的法律服务得到了当事人的一致好评!
诉讼领域:处理过大量房产诉讼案件,商品房、二手房等房产纠纷方面具有丰富的诉讼经验。
职业宗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毛某甲、毛某乙等与毛某己、毛某庚等继承纠纷一案
来源:互联网 作者:北京房产律师 时间:2016-12-15

案情介绍:
毛某绪与岳某系夫妻关系,育有子女6人,分别系原告毛某甲、毛某乙、毛某丙与毛福吉、毛福海、毛福文。1953年,岳某去世。1958年,毛某绪去世。毛福文与任伯春于××××年××月登记结婚,婚后有子女2人,分别系原告任某和毛某丁。1992年,毛福文与任伯春离婚。××××年××月××日,毛福文和郑某登记结婚,郑某有一女毛某戊,与毛福文形成继父女关系。2001年7月1日,毛福文因病去世。位于XX市崖头街道办事处海崖村的房屋5间登记在毛福海名下,面积为192.50平方米,在该房屋的宅基地登记卡上登记的房屋用地时间为:老。1991年,诉争房屋办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2012年10月29日,毛福海去世。2013年,毛福吉去世。2014年,诉争房屋因涉及拆迁改造已被拆除。现原、被告因房屋继承事宜协商不成,遂成诉。
庭审中,被告提交取自XX市档案馆的1951年2月1日的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一份,载明:位于XX市海崖村西头子路东的草房八间,户主毛某绪,人口为八人,面积为三分。被告辩称该存根与本案无关,所登记房屋并非诉争房屋,但认可诉争房屋位于该村西头子路东。同时,被告在庭审中称,以前父母去世后,居住在父母留下的房屋里的人,去土地局申请个人宅基地,土地局不批准。毛福海于1973年至1975年间申请了住房,申请之后,村委告知其不能给批房。后又在另一次庭审中改称毛福海当年申请宅基地建房,海崖村所有申请均未采用书面方式。
庭审中,被告提交证明一份,载明:兹证明毛福海于2012年10月29日去世,去世前在我村属于五保户。毛福海生前作为五保户,其生活的照顾和生病的护理以及去世的料理由其侄子毛某己、毛某庚负责,二人均系我村村民,在我村居住。特别强调的是:毛福海生前多次到村委,要求村委作证其生老病死由两个侄子毛某己和毛某庚负责,死后全部财产(五间房屋)全部给毛某己和毛某庚两个侄子所有。村委要其写下书面遗赠抚养协议,毛福海说这是个事实,你们村委作证即可,而且村里都知道这事,写协议就没必要。事实上毛某己和毛某庚的确是按遗赠抚养协议的义务履行职责。特此证明,XX市崖头街道办事处海崖村村民委员会,2013年7月22日。原告对该份证明不予认可。被告提交房产处理协议一份,内容主要为毛福海遗留房产一套,由五兄妹平均继承,分为六份,第六份赠予陪护照料毛福海的被告毛某己和毛某庚。该协议全文均未打印,无任何人签字。被告主张该份协议系原告代理人张仕连送交给被告和村委的,张仕连承认就房产纠纷送交给被告一份单子,但原告及其代理人张仕连对该份协议的内容均不予认可。
房产继承律师认为,依据我国法律规定,被继承人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为遗产。本案的第一个争议焦点是诉争房屋是否是毛某绪和岳某的遗产。被告辩称1951年登记在毛某绪名下的房屋与1991年登记在毛福海名下的房屋不是同一栋房屋,其在两次庭审中关于毛福海申请宅基地建房的陈述自相矛盾,且并未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其答辩。经调查,1951年登记在毛某绪名下的房屋与1991年登记在毛福海名下的房屋位置、面积相同,虽两份登记材料上记载的房屋四至、材料及间数不同,但两份材料的记载间隔40年之久,房屋修缮、周围环境发生变化均属合理情形,且毛福海系毛某绪之子,一生未婚,根据被告说法其申请宅基地并未获得村委会批准,结合证人证言以及诉争房屋的用地时间,可以认定诉争房屋系毛某绪与岳某于1951年登记所有权的房屋。
依据我国法律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本案的第二个争议焦点是遗产如何分割。毛某绪与岳某去世后,诉争房屋作为其遗产应当由其法定继承人即6名子女毛某甲、毛某乙、毛某丙、毛福文、毛福海和毛福吉各自继承1/6的份额。其中,毛福文于2001年去世,原告郑某、毛某丁、任某和毛某戊作为其法定继承人有权继承毛福文应得的1/6的份额,各自应继承份额为1/24。毛福海于2012年去世,因未婚无子女,原告毛某甲、毛某乙、毛某丙和毛福吉作为其法定继承人有权继承毛福海的遗产。被告毛某己和毛某庚辩称其与毛福海达成了口头遗赠扶养协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公民与扶养人需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即遗赠扶养协议的达成应采用书面形式,被告该辩称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综合该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等相关证据,可以认定被告毛某己和毛某庚作为毛福海继承人之外的人给予毛福海更多的照顾和陪护,应当分给二人适当的遗产。结合本案案情,应以原告毛某甲、毛某乙、毛某丙、毛福吉和被告毛某己、毛某庚均等继承毛福海应得的1/6份额为宜,即各自继承1/36的份额。毛福吉于2013年去世,被告毛某己、毛某庚、毛某辛、毛某壬作为其法定继承人有权继承毛福吉从父母处继承的1/6份额和从毛福海处继承的1/36份额,即被告毛某己、毛某庚、毛某辛和毛某壬各自继承7/144的份额。综合计算,被告毛某己、毛某庚各自继承的份额为11/144。
 
法院判决:
位于XX市崖头街道办事处海崖村的房屋的拆迁利益由原告毛某甲、毛某乙、毛某丙各自继承7/36的份额;由原告毛某丁、任某、毛某戊、郑某各自继承1/24的份额;由被告毛某己、毛某庚各自继承11/144的份额;被告毛某辛、毛某壬各自继承7/144的份额。
案件受理费8320元,由原告毛某甲、毛某乙、毛某丙负担4853元,原告毛某丁、任某、毛某戊、郑某负担1387元,被告毛某己、毛某庚各自负担1271元,被告毛某辛、毛某壬各自负担809元。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五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三十一条。

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



关键字: 房产纠纷律师

上一篇:张某英、张某兰、张某花与张某霞共有权确认纠纷一案

下一篇:苏某某与焦某甲、焦某乙、焦某丙继承纠纷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