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增华律师介绍


        于增华律师现为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执业以来办理全国范围内的城市房屋拆迁、房地产与建设工程、集体土地征收、商品房买卖合同等诉讼和非诉案件。先后担任多家房企和私人的常年法律顾问,为客户提供专业、高效、全面、细致的法律服务,具有优秀的律师执业道德和出色的专业水准,在处理案件过程中,能权衡利弊,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利益,细心、诚恳、热情、专业的法律服务得到了当事人的一致好评!
诉讼领域:处理过大量房产诉讼案件,商品房、二手房等房产纠纷方面具有丰富的诉讼经验。
职业宗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周某仪与周某泉,周某安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
来源:互联网 作者:北京房产律师 时间:2017-01-11

案情介绍:
原告周某仪就其父亲周某遗留在现址XX市XX区里水镇逢涌村瑶边村民小组大街五巷4号农村房屋的二分之一产权,已于2011年8月25日对周某安提起物权纠纷诉讼,认为周某泉不是周某房屋遗产的唯一继承人,无权将房屋转让给周某安,周某安与周某泉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是违法无效的,因周某安将房屋的土地产权登记到自己名下且部分撤除了原属周某的房屋而改建成楼房,故请求判决周某安停止对周某房产的侵权,拆除周某安侵占周某房产一半的违法建房,恢复原状。该案法院经审理认为:周某泉父母通过代书遗嘱的方式指定房屋由周某泉继承,该代书遗嘱有两个无利害关系人见证,属有效遗嘱。周某泉在其父母去世后,通过继承即取得继承房屋的所有权,其有权将继承的祖屋转让给周某安。周某安受让后在办证时将自己作为唯一产权人进行确权登记,房屋转让后的交付和变更登记已经完成,虽然购房款尚未付清,但双方转让的房屋已经归周某安所有,周某泉不再保有房屋产权。因此,尽管周某安因购房款未付清而与周某泉交涉处理,但均不改变房屋产权已经变更的事实。周某泉既已将继承得来的房屋转让给周某安,便不再拥有房屋产权,更无权再声称放弃对该房屋的继承,转而由周某仪继承。周某仪所要继承的父母遗产,是已经被遗嘱继承人周某泉继承后处分完毕的财产,其所谓继承因欠缺继承权(遗嘱继承优先于法定继承)和继承对象而不能成立。周某安受让房屋后取得了全部受让房屋及房屋所占土地的权利,周某仪请求确认其祖屋产权,指称周某安侵权,于法于理不能成立。法院遂驳回原告周某仪在该案中提出的诉讼请求。周某仪不服,提起上诉,被XX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2年11月28日,周某仪另案对吕丽华(遗嘱代书人)、周某泉提起继承纠纷一案(法院(2012)第276号),请求判决确认周某泉持有的代书遗嘱无效,判决父母房屋遗产由周某仪一人继承。法院经审理判决该房屋的四分之一产权份额由周某仪继承,驳回周某仪的其他诉讼请求。周某仪不服该判决,以周某泉与周某安所签房屋买卖协议无效等理由提起上诉。XX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重申前案终审判决实际认可了周某安与周某泉之间房屋买卖行为的效力,故认定可作为周某遗产予以继承的房屋份额仅为四合之一;并认为时年14岁的吕丽华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的遗嘱代书人条件,且立遗嘱人仅盖有私章而没有亲笔签名,故认定该代书遗嘱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而应属无效,遂改判确认周某泉持有的1979年7月20日代书遗嘱无效。
房产继承律师认为,原告周某仪在起诉周某安的侵权纠纷案件中和在起诉吕丽华、周某泉继承纠纷案件中均提出了周某泉与周某安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无效的问题,该两案一审、二审均实际判决确认了周某泉与周某安买卖房屋的效力,即认定了房屋买卖协议为有效合同;后一案件还判决争议房屋的四分之一产权由周某仪继承。案件当事人之间有关代书遗嘱的效力、房屋买卖行为的效力和周某仪继承的房产份额等相关争议,均已得到终审判决。当事人不服终审判决的,依法可以申请再审,但不得另行起诉。现周某仪再次起诉请求判决确认被告周某泉与被告周某安签订的该房屋买卖协议无效并判决争议房屋的二分之一产权归其所有,显然是就已经生效判决处理过的争议问题再次起诉,构成重复起诉,违反了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依法不能获得另案实体审判。
 
法院裁定:
原告周某仪的起诉。
本案不收受理费。原告预交的受理费50元,由原告向法院申请退回。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款。


关键字: 房产纠纷律师

上一篇:白×1与白×2等法定继承纠纷一案

下一篇:季某甲、季某乙、季某丙与张某甲、张某乙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