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增华律师介绍


        于增华律师现为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执业以来办理全国范围内的城市房屋拆迁、房地产与建设工程、集体土地征收、商品房买卖合同等诉讼和非诉案件。先后担任多家房企和私人的常年法律顾问,为客户提供专业、高效、全面、细致的法律服务,具有优秀的律师执业道德和出色的专业水准,在处理案件过程中,能权衡利弊,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的利益,细心、诚恳、热情、专业的法律服务得到了当事人的一致好评!
诉讼领域:处理过大量房产诉讼案件,商品房、二手房等房产纠纷方面具有丰富的诉讼经验。
职业宗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原告王某彪与被告XXXX实业有限公司房屋拆迁补偿
来源:互联网 作者:北京房产律师 时间:2016-11-25

案情介绍:
1993年,XX蔬菜副食品集团总公司(原XX蔬菜公司,以下一并简称:蔬菜公司)将其所有的位于XX区某某圩XXX号的一部分场地出租给XX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工商局),用于扩建某农贸市场,后因政府要求,工商局将农贸市场的管理与经营移交给了XX区商业网点建设办公室(以下简称:网点办)。1994年1月12日,原告王某彪与原工商局XX工商所签订租房合同,租赁了农贸市场内X号门面房用于经营干货等。合同载明:面积约14平方米,租金每月180元;王某彪向工商所交纳押金3000元;租房合同期限为1994年1月15日至1995年12月31日,合同期满,如不再续租则退还押金,如续租则有优先租赁权。1995年6月,原告王某彪与工商所签订搭房合同,经工商所等部门同意,在其承租的房子后面搭建了简易披房,合同约定,如果原告租赁期满后,不愿再干,其搭房的一切财产归工商所所有,原告不得自行拆除或转让。1996年6月20日,蔬菜公司与被告签订联营协议,由蔬菜公司提供房屋和场地,被告提供流动资金和货源进行联营,联合开发建材市场。联营期暂定六年,自1996年7月1日至2002年6月30日。1997年9月30日,因农贸市场和建材市场相连,被告与XX区市场服务中心(承担原工商局部分管理、经营职能)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约定工商局将租赁自蔬菜公司的部分场地和房屋等资产交给被告使用,且资产属于被告,协议暂定五年,自1997年11月30日至2002年11月30日。1998年4月,被告为扩大建材大市场规模,经原XX镇人民政府同意,决定沿街兴建一排门面房。因涉及原告原搭建使用的披房拆除问题,经协商原、被告于同年4月3日达成协议,协议约定:自动工拆除原告搭建棚子之日起,25日许将原告门面房后简易房归还(房高2.2米,门面房后橼让出原下水道位置,还减去划线让出部分后的面积,简易房地平高不低于前面门面房地平高),大市场除因非人为客观因素外,不得超过交付使用期限。2002年6月18日,被告与蔬菜公司签订租赁协议,协议约定由被告继续租赁蔬菜公司的房屋和场地,租期4年,自2002年7月1日至2006年6月30日,如无违约行为,顺延两年至2008年6月30日。2003年1月,因工商局不再租赁蔬菜公司的场地,蔬菜公司与被告于1月5日签订租赁补充协议,约定将上述场地租赁给被告,时间自2003年3月1日起算,终止日期和其他事项同2002年6月18日合同;在履行协议过程中,如与相邻经营单位产生纠纷或需协调处理相关事宜,均由被告自行负责,蔬菜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和后果。2003年4月,原XX镇第三产业办公室(以下简称:三产办)出具证明,载明:兹有某某圩XXX号“XX建材大市场”临街门面房于1998年由“XX实业公司”和我单位共同开发,平“宁栖公路”路面的门面房为一层,临市场内的房屋系该房屋的框架结构为负一层,其产权归“XX公司”所有。2007年12月18日,被告与网点办签订协议,协议载明:因被告与蔬菜公司约定自行负责解决原农贸市场一切遗留问题,对于原网点办在承租蔬菜公司的场地上扩建农贸市场时建有的部分简易房屋及大棚,由被告给予网点办8万元补偿,补偿后,原工商局、网点办遗留在上述场地上的一切简易房屋、建筑物的所有权、使用权均归被告所有,被告在该场地上将原有简易房屋、建筑物进行拆除、改建、新建,均与网点办无关。
另查明,原某农贸市场于2005年11月左右搬迁,原告王某彪不再在该处经营,但仍占有使用原租赁的房屋和后搭建房屋。2006年1月11日,被告XX公司向法院提起房屋迁让诉讼,要求王某彪迁让出上述房屋,后申请撤诉并获法院准许。2007年8月1日,XX公司再次提起迁让之诉,后经法院主持调解,XX公司与王某彪于同年12月11日达成调解协议:一、王某彪将位于XX市XX区XX街道某某圩XXX号原租赁工商所的原市场内门面房及XX公司拆换房屋交付给王某彪的门面房2间半无偿借给XX公司使用,至XX公司与蔬菜公司的土地租赁合同终止时止,XX公司不支付使用费。二、王某彪于2007年12月31日前将上述房屋腾空交付给XX公司。
2009年7月1日,因“XX广厅”项目需要,XX市XX区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以下简称:拆迁办)在XX区XX街道XX村地块实施房屋拆迁工作,含被告XX公司经营的建材大市场在内的原蔬菜公司位于某某圩XXX号场地在拆迁红线范围内。2012年7月20日,XX市XX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出具了强制执行决定书,以XX公司的在某某圩XXX号搭建的砖混结构和披棚结构房屋2398.02平方米未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为由,认定为违法建设,限XX公司于2012年10月20日前腾清违法建设内所有物品,并定于同年10月21日实施强制拆除。2012年10月18日,XX公司与拆迁办签订拆迁补偿协议,协议载明:一、XX公司房屋、建筑物、设备坐落于XX区XX街道XX村,房屋建筑面积2801.35平方米(具体明细附后),位于本次拆迁范围内;二、XX公司必须于2012年10月20日前将房屋、设备搬空,交拆迁办拆除;三、乙方拆迁货币补偿款总额为13500000元,其中房屋拆迁补偿款10970775元、附着物补偿费1432147元、设备拆除搬迁费219416元、停业补偿费877662元。后上述房屋被拆除,XX公司已取得全部拆迁补偿款。本案所涉房屋亦被拆除,XX市XX区XX办事处城市管理科于2012年11月13日出具情况说明,载明:由于王某彪等4户反映与XX公司有房产纠纷,在拆迁时XX街道建议拆迁办在支付拆迁款时,预留部分费用,以便协调处理矛盾。后协调未果,原告王某彪遂以其自建房屋被拆除,拆迁补偿款被被告领取为由,起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拆迁补偿款,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明确诉讼请求为要求被告支付拆迁补偿款3916元/平方米(即10970775元÷2801.35平方米)×48平方米=187968元。
征地拆迁律师认为,不动产物权的设立,经依法登记,才能发生效力。原告王某彪在其不享有土地使用权的租赁门面房后搭建披房,所建房屋并未取得合法手续,亦未依法登记,故该房屋属违章建筑。但原告在该特定历史条件下经有权出租人同意,并向相关部门申请获批,搭建了披房,其享有一定的使用权,该使用权非经依法拆除披房或原出租人依约收回,可一直享有。被告XX公司为扩大经营对原告自行搭建的披房进行了拆换,并注明归还,应视为原告对拆换后的房屋仍然享有使用权。2007年被告通过法院调解借用了原告的该房屋,取得了使用权,但该房屋的建筑物收益权仍应归原告所有。被告对借用房屋有妥善保管义务,现该房屋在被告借用期间被拆迁,尽管该房屋先被认定为违章建筑,并准备强制拆除,但最终实际上由被告与拆迁办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获得的补偿,该房屋的拆迁补偿利益应归原告所有。结合三产办于2003年4月出具证明中对原告房屋表述为负一层的情况,参照本区一般无证房屋的拆迁补偿标准,确认附表中所述地下室即为原告披房,即应按185元/平方米计算。至于房屋面积,因房屋已被拆除,酌情按原、被告均认可的36平方米进行计算。综上,被告XX公司应当返还原告王某彪房屋拆迁补偿款6660元(185元/平方米×36平方米)。
 
法院判决:
一、被告XXXX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王某彪房屋补偿款6660元。
二、驳回原告王某彪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059元,由原告王某彪负担4009元,被告XXXX实业有限公司负担50元。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


关键字: 房产纠纷律师

上一篇:被拆迁房屋的性质的认定

下一篇:原告王某与被告XX昊天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房屋拆迁